学生分享 | 我们的故事

2010年的秋天来自甘肃通渭的陈宏军同学与OFS相遇,如今的他在湖北美术学院国画系读研究生,十几年来他和他的结对人代代红老师一直保持着联系,我们也邀请到了代代红老师,讲述了他与宏军十年间的点滴回忆。

 

代代红老师回忆到:

我与宏军的故事开启于2011年的11月收到宏军的第一封来信,一个很大的信封!

当时我们已是OFS甘肃通渭的助学结对。收到信时很奇怪,第一封信要这样大的信封吗?打开后发现里面有一幅字,一幅画,两页信;当第一眼看见那两页信中帅气洒脱的字体,被震撼到!第一感觉不会是他老师写的吧?读完信幸福感充满全身,为能结对这样一名学生!可能因为很久没有和高中生沟通了,也似乎轻视了高中生的成熟和思索,于是激动地开始写回信。

2013年10月宏军来北京参加美术集训,他在OFS办公室电话约我见面,我说好了第二天几点在哪里,可是第二天因为一个会议延迟了,在赶去的路上心里一直祈祷:宏军一定等我!到了大屯地铁站,远远看见一位瘦弱的学生站在那里,手里还拎着家乡土特产!

2014年7月13日得知他考取了鲁迅美院国画系,我发了朋友圈:

2016年9月1日开学日收到宏军特意给我画得一幅画:

2019年11月他已经开始读研究生了,看到他回复我的朋友圈,又一次充满幸福感,为他能秉承一颗公益心!

今年1月28日,恰逢农历腊月十六的晚上得知他订婚了,抬头望着那圆圆的月,从心底里升起一种感动,祝福他!

上月参与北京成英公益基金会周年庆活动时,遇到主视图背景的制作问题,第一时间想到了宏军,期间无数次的反复修改方案中他的回复,又一次令我老幸福了!老骄傲了!这就是我们注定的缘分!

 

宏军还记得你与OFS的初识吗?

宏军:记得那是十年前(2010)的年秋天,我当时在我们甘肃省定西市通渭县第三铺初级中学上初二,那时候我学习成绩比较好,从小学三年级开始至初中毕业都担任班长的职位,有一天我面对着一棵松树在读书,突然我们校长和班主任带着几位中年人走到我身边,当时好紧张,以为没处理好班干部的事惊动了学校哈哈。

后来到了校长办公室,那一行人开始介绍他们是来自北京OFS公益组织的相关负责人以及志愿者(当时紧张,也没敢问相关人员的姓名)。主要针对家境贫困的学生进行资助帮扶。我们是农村家庭,家里还有两个哥哥,都在上学,父母都是农民,经济来源只有种庄稼,我们甘肃很干,庄稼每年的收成也不好。学校都知道我们家的状况,所以了解到OFS公益组织能帮扶到我们家境贫寒的学生,他们很明确地就找到了我。

 

以上图片为宏军同学成长的地方

你觉得OFS的结对对你高中时期的最大帮助是?

宏军:OFS对我的帮助不止经济方面,还有信念上的支持和心灵上的慰藉,要说最大地帮助我觉得还是信念和心灵慰藉方面吧,因为OFS组织的行动和行为真的很触动人,从心灵深处唤醒了我发奋图强的毅志。

我深刻地记着我还是上初二的时候,那时候家境不好,我大哥是2008年考上四川美术学院读的大学,二哥在很远的镇上读高中,我爸爸去宁夏石嘴山的煤矿给我们赚学费去了,(因为那里面挣得钱多,但危险重重,因为是私人煤矿,安全措施没保障,我爸爸在里面坚持了19年,我妈说从我生下来5个月大我爸就被生活所迫进了煤矿,在那里我爸亲眼见过很多人为了家庭和生活过得更好而丢掉了生命,我爸也在里面经历过生死,被挖煤时地下涌出来的水淹过,瓦斯爆炸煤矿坍塌堵在井里过,最后在那里失去了自己右手的大拇指,但庆幸的是保全了性命)。

家里只有妈妈一个人,她每年一个人种地,我每逢周末才回家,妈妈就会把自己一个人做不了的农活等我回家一起帮她做,有一次我和我妈在很远的山上准备做种麦子前的准备——用毛驴耕地,往地里铺肥料之类的,当时天都快黑了,但是在很远处有人在喊我的名字,走近之后是OFS的人来走访我们来了,当时灰头土脸的我不知所措,记得那次有一个叫王肃的阿姨还有一个小姐姐,王肃阿姨询问了一些我生活和学习相关的事以及将OFS装了助学金的信封交到我妈妈的手里,说戴红阿姨本特别想亲自来看看我们,但因为工作忙走不开,那时我就记住戴红阿姨的名字,同行的小姐姐当时问我想考什么大学,我说是美术类的,她当时给我讲了许多相关的知识,因为她是北京服装学院的学生,了解得也多。

后来他们就回去了,天也黑了。我和我妈当时特别感动,因为我们家境不好,孩子也多,读书花费大,我们在通过自身努力奋斗来改变生活的同时还有远在千里之外来的OFS的关爱和帮扶,我的心灵深处不禁会传来一丝丝的感动,总感觉很欣慰,我爸小学文化,我妈没读过书,但他们没有放弃我们兄弟的前途,一直拼命在支持我们,同时还有OFS在背后的支持,我从那时就醒悟了,励志自己一定要努力,通过读书来改变生活,不能辜负了父母和OFS的支持和帮助。

我说到这里有人可能会产生怀疑,真的是生活逼迫我成长得早,懂事得早,考虑事情和醒悟得早,我上小学都吃不饱,天天挨饿,因为家里没得吃,太穷了。你不自己懂事和努力没人会在意你。有些事只有你亲身经历了才会有感悟吧。

你的大学生活是什么样子?

宏军:我是2014年上的大学,是东北沈阳的鲁迅美术学院,同年我也取得了中央美术学院全国第110名的好成绩,因为央美竞争更大以及文化课要求更高,我最后去了鲁美国画系。在大学的生活很不错,因为从事自己喜欢的专业和读心仪的大学,内心难免会流露出自豪和喜悦感,在那里我经常和同学一起画画,搞创作,泡图书馆,在教室里过夜,(画画感觉来了就直接通宵画到天亮,控制不住自己的激情哈哈)虽然当时激情满满,但难免会遇到瓶颈,毕竟是从农村走出来的,农村比较封闭,小时候接触到的知识以及相关观念都比较落后,了解到的相关艺术方面的知识还是比较匮乏,导致我的艺术发展道路走向了“弯路”,这个“弯路”其实就是对艺术的追求方向有点落后,因为我了解艺术的渠道只有报纸还有就是图书馆里的画册,农村也没有网络,接触不到相关先进艺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4年国庆宏军同学在画室画四川凉山的景象

这个问题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你方向错了,越努力离正确的方向越远。这也是我给正在努力的弟弟妹妹的建议,一定要选择好正确方向以及感兴趣的事情,方向是灯塔,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也是动力。

幸运的是我在大学遇到了好老师,他有一次在上课,我拿着我的画找老师看,他问我说想听实话还是假话?我说当然是实话,老师就说你一个90后,21世纪的年轻人,画的画感觉跟60年代的人一样,跟你现在所接触的当下社会没啥关系,没有一点当代气息。听了这个老师的建议之后我也就开始思考我的绘画发展方向,虽然话不多,但冲击力是相当大,我当时迷茫了许久,因为思维的转变是需要时间的。第二年的国庆假期,我和我女朋友去了趟北京看展,然后去戴阿姨家看戴阿姨,阿姨亲自下厨做了午饭吃过后,我们聊天的同时张叔叔给了我一本很厚的当代水墨画册,真的很重哈哈,

宏军同学与代代红老师

那本书上印的都是当下研究水墨新语言的权威一点的艺术家,作品都比较新颖,看了之后,帮我解开了我之前有关绘画方向的疑惑,回学校之后又上了一段时间那位老师的课,慢慢地也就醒悟了,有了方向感,没当时那么迷茫了。其实绘画是一件很难的事情,它包含了不同的层次,有的人喜欢写实,也就是对物象进行实打实的描绘,越像越好,这是基础的,低境界的。有的人喜欢寻找事物背后的原理,通过物象本身揭示出具有精神代表的抽象含义,这是高层次的,当然,这是我个人的理解,人都有各自不同的理解和追求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宏军同学2020年作品

你对国画的热爱从来没有动摇过吗?如何坚持这份热爱到今天?

宏军:当初学国画是受到大哥的熏陶,他是川美国画系的,每次回家都会带一些他的国画作品,看到那些作品我很激动。平时在家的时候,大哥也会带我们去田野里,我妈种的菜园里画写生,日子长了也就不知不觉地从内心里喜欢上了。但我哥回家的次数也不多,寒暑假做兼职挣学费去了。后来我就自己摸索,大学毕业之后对国画有了新的认识。绘画可能是一个不断追求不断否认不断寻求的一个过程吧,在这个过程中有爱有恨有惊喜和惊吓,给你希望又出现痛苦,跟人生一样,是一种不断寻求真理和存在的意义,这也是我一直坚持到现在的原因。

你从家乡通过读书一步步地走出来,那你想和像你一样的孩子们说些什么呢?

前面说过,找对方向,然后去使劲去努力,只有你自己不断的努力前进,OFS的帮扶才会起作用,要不然谁都帮不了你。同时要学会规划自己的学业方向,人生方向和事业方向,多接触人,接触社会,学会成长和适应社会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加油。

未来的打算?

目前我在湖北美术学院国画系读研究生,假期报的原画课程在学习,在校期间除了学习之外还做跟创业有关的项目,积累了不少工作经验和社会经验,同时也在摸索挣钱的方法哈哈哈。

至于我未来的打算,就是在毕业之后把婚结了,然后出国留学读个博士,回来进入高校当老师。当然,这只是我保底的人生退路,我最想做的还是跟创业相关的事情,把大学期间的创业项目落实到实际当中。该项目还是跟我的专业和兴趣爱好有关,是关于儿童启蒙教育的识字动画开发,理想是实现贫困山区教育的普及化,用我的所学将传统文化发扬光大,发挥一定的作用。这可能也跟我的出身有关,也是一种情怀,喜欢就做,没什么可担心的。

   路演时的宏军同学

 

陈宏军同学的作品展

推荐阅读:学生分享 | 与你相遇即是缘

学生分享 | 读书可以创造出另一种可能


联系小编请添加微信 小F:185-1952-9838

关于我们:

北京成英公益基金会

我们的自由天空(OFS),

专业的民间乡村教育志愿者服务公益平台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