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湖南OFS通道走访小伞的日志

我,小伞一枚,作为一个至今为止还生活在象牙塔中的学生,来讲述我的走访。
拖了许久,才开始动笔。 2015,通道,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,更是学到了许多。
我们的队长在行程方面已经做了很详细的解释,我也就不必多说了。以下就只是一些简单的感受,文笔实在不忍直视,也只供参考。
从凤凰经历大半天的奔波,到了通道,第一件事便是取钱,20万抱在身上沉甸甸的也莫名害怕。取钱的时候一定要多几个人去,出了什么事才有个照应。因为队长前期准备很充足,我们也只是需要花时间去装信封而已,为大家留出了很多空余时间,所以,准备很重要。
题外话不多说,开始走访日程,第一天我被分到与易老师,陈老师一组去走访代课老师。在此之前,我对代课老师完全没有概念,更加不知道这个群体的广泛存在,直到接触了,才了解到代课老师不为人知的艰辛。
他们大多代课年限长,短则4-5年,长则20余年,他们拿着1000左右的工资,暑期更是没有编制老师的优惠,要养家糊口,多数还是身体欠佳。打个比方,我们走访的钱老师,代课20余年,家有两小,爱人又饱受通风折磨。 杨老师,居住在通道县的最高点,每天要爬好几里山路去上课,学校只有她一个人,身兼教授,管理,后勤,所有工作,辛苦自然不必多说,但是买菜的工钱也迟迟没有发下来,为了孩子们,他们也只能自己补贴。生活之艰辛,只有当事人能够感受。
然而,他们都乐观,尽自己所能的去帮助孩子,让自己坚持下去。抱着一丝丝自己能够转正的希望。所以希望OFS能够坚持帮助代课老师,这是一项太有意义的工作了。

傍晚时分,我们到了通道一中发放奖学金。我这高三的伪学霸,被推上去“传销”学习心得,说了许多也不知道他们能吸收多少。我也没管那么多,把qq,手机都留给他们,他们如果有问题可以找我。不管如何只是衷心希望他们能够努力学习。在后来的访问学生的过程中,一个高三的姑娘一直和我说高考好紧张,她的成绩不错,希望可以报医学院,学习中医。这是我那么多天下来,见到的第一个自己有明确目标的学生。之后的学生,成绩大都不好,也没有对未来有什么打算我不断地和他们重复几句话,读书的时候拼尽全力,该做什么做什么,以后才不会后悔。高考不是人生的唯一道路,要是真的考差了也没有关系,条条大路通罗马。不知道他们有没

有听进去,但愿有吧。

对于山里的孩子,他们都认为,高考才是自己唯一的出路,这和家庭的灌输以及周围的氛围关系很大。在我看来,因为思维的局限性,他们就认为考不上大学就没法活。所以每个孩子尤其是读到高中的孩子心理压力都特别大,因为一些其他的家庭原因,就会有的暴躁,偏激,不相信自己,自卑。这个结论是我与许多学生网上交流得出来的。所以,贫困的孩子不单单是需要物质援助,最最重要的是精神上的援助,因为一些原因,虽然我还小,但是我感同身受。精神远比物质重要的多。所以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带给孩子们关爱。
第二天,我跟着队长与欢仔,去了独坡,看到了代课老师,看到了我们的支教老师,代课老师的情况也不多说。因为大多都是相似的。印象颇深的是,在独坡中心校,老师请我们去给那些学生做思想教育。队长的报告也写到。我刚开始作为一个旁观者,他们的表现我看得很清楚。很多人认为我们讲的都是废话,他们的思想就是,出去打工可以给家里带来可观的收入,继续读书不一定能够考上大学,也不一定能找到工作。还是打工来得实际。还有一部分学生干脆不听,埋头奋笔疾书,作为一个学生,我能肯定的说,这些孩子是读不好书的。话题扯远了,所以这个样子就会造成恶性循环啊,出去工厂打工,结婚生子,孩子走一样的路,永远都在山中。只是我的臆想。。
可能严重了点,不管如何,以上所有都让我坚定,山区孩子的心理教育是一个很大的问题,我一直希望能够解决,经过这两次的走访,让我接触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。所以,希望能有更多人来帮助孩子们。
题外话:我们的确要走山路,但是我们也看到了可爱的孩子和支教老师。虽说走访可能是会辛苦,但是一路上说说笑笑,认识很多人,也让氛围轻松不少。这两次走访都让我获益良多,只希望,能有更多的人来关注代课老师,关注孩子们的心理问题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