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CTV《新闻调查》| 甘肃临夏积石山县教育实录

本文根据CCTV-13《新闻调查》栏目组于2018年5月5日播出的《决胜:最后的贫困村—积石山》整理而成。

之所以整理出这一篇长文来与大家分享,是因为这期节目真的让我们感触颇深。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积石山县是OFS多年以来的项目点,而《决胜:最后的贫困村》聚焦的正是这里的基础教育现况。节目里没有什么虚话、空话,是通过一系列访谈真实展现了当地老师与孩子们的苦与乐、困惑与期待,从中,我们可以看到严峻的问题,但也能感受到新的希望。

乡村教育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,谢谢乡村老师、学生及家长的努力,也谢谢屏幕前的你的关注与支持。

 




他们依然坚信读书的力量

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位于甘肃西南部,地形以山地丘陵为主,耕地支离破碎,加上气候条件恶劣,收成很难保障。

临夏州是全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,而积石山县在临夏州又是倒数。

节目组采访了一位在积石山县读高中的姑娘,她叫邓俊艳,家住在关家川何家村,距离县城7公里。
俊艳家有七八亩地,种了些玉米。
俊艳的父亲告诉记者,“气候条件差,靠天吃饭,去年纯粹什么收成都没有。”
即便收成较好的时候,能喂饱家里七口人的肚子就不错了,难以从中获得什么利润。
除了种地,家里还养了一头猪,下了几个小猪仔,俊艳爸爸说,按现在的价格也就能卖两百多元。家庭收入主要靠父亲在外打工挣钱,“有时候一年两万还保不住。”

现在,俊艳上高中一年需要七千元,这个花费已经比之前减了不少。
2010年开始,积石山县开始实行高中阶段免除学杂费、住宿费、书本费的政策,俊艳和她的同学们每学期可以省下940元,除此之外,寄宿生每学期还有750元的补贴。
但是,余下的生活费、资料费对于每个家庭而言仍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近些年,俊艳家里也享受到了一些扶贫政策,比如新农合医保、房屋补贴等,但靠父亲打工养活七口之家仍是捉襟见肘。

俊艳跟记者说,向父母要钱时,她感觉特别难受。
记者问她:“学生从家里拿生活费好像是理所应当的,为啥会觉得这么内疚呢?”
“别人可能是父母条件挺好的,要不要根本就是没关系那种,但是我们就不一样,比如我们班吧,每一个人都说不好意思向家里要钱,真的不好意思。”
“同学经常聊这个吗?”
“聊,一聊起来就没完没了,就是感觉对不起家里。”
说到这里,女孩擦了擦眼角的泪水。

邓俊艳的家庭情况不是个例,在积石山,贫困是常态。

陈雪燕是俊艳的同学,因为父母常年在嘉峪关打工,不在积石山,记者便去到雪燕姑姑家了解情况。
近几年,在政府的扶持下,雪燕姑姑家种起了花椒。因为花椒是经济作物,利润要比种庄稼好一些,一年下来能挣个七八千元。但是,就在记者到的前一晚,一场大雪把原本正在抽枝发芽的花椒冻死了,一家人的收入一时之间也没了着落。
在姑姑家的墙上,记者看到了建档立卡贫困户脱贫计划表,在致贫原因那一栏里写的是——因学致贫。
雪燕姑姑有两个儿子,一个在兰州上大学,另一个在县城读高中。
大儿子申请了生源地贫困助学贷款,这笔钱可以让他支付住宿费以及4700元的大学学费,毕业之后再分期归还。但是,在大城市的生活费也还需要不少,再加上小儿子今年也要高考了,姑姑一家的经济负担非常重。
记者问雪燕姑姑:“那有没有想过高中毕业就不上了?”
姑姑笑着说:“我们没打算,就贷款吧,高职这些哪怕贷款贷着去。政策合适,就去念吧。”
在他们的眼中,唯有孩子继续念书,才有可能改变这个家庭的命运。

俊艳的父亲也从未动过让孩子们离开学校的念头。
邓爸爸在初二时辍学打工,但是在外务工不到一年,心里就后悔得不行,总是会梦到在学校里的场景。
他说,“睡梦都能梦到,这个题能不能算上,能不能考上,能不能做上,在睡梦里还能梦见。”但是没办法,离开了,便再也回不去了。
邓爸爸想的很明白,如果孩子放弃读书,将来必会被飞速发展的社会抛弃。
他说:“不念书将来你就没法生活的,现在社会没手艺那就不行,没技术那就不行。我想的是再过十年,那个工你都没地方打去,你没用了,你家里待着去。”

对于积石山的女孩们来说,校园是学习知识的地方,同时,也是她们的庇护所,她们的救命稻草。
在积石山的农村里,早婚、换婚是普遍情况。
“许多女孩刚到青春期,就被父母找好了婆家,而在一些有儿子的家庭里,妹妹常不得不在很小的时候,就被迫参与换婚,以帮助哥哥娶到媳妇。”

一个在读高中的姑娘告诉记者,她同学的姐姐辍学后出去打工,18岁结了婚,结婚一年就生了孩子;而另一个参与采访的女孩的同龄朋友现在已经有了两个孩子。
她们说:“感觉好奇怪,就好像是一瞬间的事,刚才大家还坐在一个桌子上,是同班同学,然后马上她就变成一个孩子的妈妈了。”
记者问道:“会有这种担心吗?我万一要是学习没学好或者没考上大学,我就得嫁人了,有这样的恐惧吗?”
女孩们点头。
其中一位姑娘说:“就是特别害怕。我有两个哥哥,万一他们找不到媳妇了,我妈妈经常会跟我说,如果你不好好学,那你就帮你哥哥换个对象,我就想着这太可怕了,我一定要好好学,我可绝不能这样。”
“你们自己会想过,我一定要脱离这个环境吗?”
“想过。就在想为什么别的大城市都可以那么开明,为什么我们这个小县城那么封建。他们没有受过高等的教育,他们什么都不知道,就这样决定了我们的一生,特别不公平。你如果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,你必须得好好学习,得离开,那是肯定的。”

“辍学生班”的故事

虽然不少家庭与学生仍坚信读书的力量,但是积石山民众极低的受教育程度是不容忽视的现状。在这里,人们平均受教育年限只有6.5年,截至2017年底,有接近八分之一的孩子没能读完初中。
近些年,为了实现义务教育阶段零辍学率,政府着实下了不少力气。除了各类补贴,当地干部和老师还需挨家挨户去辍学生家庭劝学生返校,有时,一户家庭要来来回回跑七八次。

但是学生们看起来并不太领情。
被劝回学校的孩子们在周记中这样写道:
“不想学习,只想着什么时候离开。”
“怎么办呢?都是政府弄的一切。”
“每个人都不想来学校,但是没办法,这是政府的意思。”
“学校给我们班的所有人发了校服,穿上校服后感觉有点不习惯。这一周我请假了,来了之后我跟同学们都照了全班照。每天请假的人很多,反正就没见我们班里人齐过。除了星期一,县里的人来检查的那一天齐了一次,之后就天天有人请假。”

积石山县刘集乡刘集中学的成蕾老师是九年级四班的班主任,这个班有些特殊,所有的学生都是辍学后被重新返送回学校的。

今年1月份,在全县范围打响了控辍保学的攻坚战,县里对此下了硬指标,要求辍学生“不仅回得去,还要留得住。”

当这个指标落到成蕾老师的身上,他才意识到任务的艰巨。
班里的学生总是无缘无故就消失,成蕾笑着说:“我要跟各种情况做各种及时斗争。”
每天早上6:40,他要去学生宿舍巡视,督促他们起床;等到了晚上12点,如果舍监老师不来电话,表明这一夜没有人违规离校,成蕾才能睡个安稳觉。
记者问成老师:“早上六点钟醒来的第一个念头是什么?”
“这天怎么就亮了?这天怎么又开始了?”

在成蕾老师看来,孩子们辍学的主要原因并非贫困,而是厌学。
学生在学校找不到成就感,觉得自己失败、没用、压力巨大,索性还是去社会上打拼,既能赚钱养家,也能从劳动变现中获得安慰与自信。
班里大部分孩子都有辍学期间打工的经历。
成蕾老师说,“他们(学生)会觉得在我面前是很有成就感的那种。他会问:成老师,你一个月挣多少钱?我说就四千多。他一下子就冒出来一句,就你挣得这些,我拿的是你的两倍呢。”
在班上,虽然每月能挣七八千的只是极个别人,但多数外出务工的也能赚两三千。

有学生在周记里这样形容自己:“虽说不上是真正地独当一面,但也是能靠自己手脚吃饱穿暖的人。”

而提到学业时,孩子们大多意志消沉。

有学生写道:
“一眨眼已经是第四周了,我也只能是推日子下山。上课也只能发呆,反正也学不进去。”
“在数学中我总是很迷茫,不知道该做什么,为什么别人做对的,为什么我做不对”
“我的心里有特别大的压力,因为我们这个班真的很特殊,特殊得像文盲一样,字都不认识。”

九四班的组建背后另有隐情。
最初,辍学生是按照年龄随班学习的,但由于一些学生家长和老师的反对,害怕他们会影响其他人,才将其隔离出来成立了九四班。
在学校,九四班有各种外号,比如“社会班”、“流氓班”、“文盲班”。每次听到这些名号,成老师都感到特别生气,因为“他们成绩不好不代表他们做人不好”。
这个被特殊化的班级让成蕾操心不已,但是,与此同时,它也带给了成老师新的思考。思考学校与教育的意义,思考一个理想的教育评价标准应该是什么模样,思考“做学生是为了什么,做老师是为了什么”。

成蕾老师将他关于教育的一些想法讲给记者听。

在他看来,“义务教育它就是一个大众教育、普及教育,我们可以搞精英教育,但是我们不能忽略了这些大众。他们的父辈大多数停留在小学学历,家里怎么可能给他们教导这些,只有学校通过九年的学校教育,给予一些文化知识以外的东西,比如说是像理想教育,他们的人生规划,这是一个育人的过程。”

成老师说:“我不能保证,我在这五十多天六十多天的时间里面,能让他们考上一个好高中。但是我能保证的是,我能给他们一个九四班,难得有一个机会,跟同龄人坐在一起,探讨一下以后的人生,知道我身上肩负着什么今后他又需要什么,我觉得这个价值比你考个100分那个价值要好得多。”

马上就要中考了,翻开一个学生的周记,在其中读到这样一段话:
“刚来的时候很讨厌学校,现在却很想珍惜在学校里的时光。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,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,为什么心里有一种莫名的伤痛呢。今天上音乐课突然响起了毕业的歌,以前说不喜欢上学的同学脸上都有一点舍不得的感觉,有人眼里闪着泪光,我在想为什么会这样,后来想到了,可能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,念完初三,我们的青春时代也过了。”

未来应该怎么走?

记者前去采访的时候,正赶上邓俊艳、陈雪燕所在的班级公布第一个月月考成绩。虽然他们班是高二年级的文科尖子班,但是在这一次月考中,全班英语没有一个人及格,满分150分,班平均分66.7
在积石山,英语课从小学就有了,但学生们的英语基础依旧十分不理想。

邓俊艳是从小学三年级开始上的英语课,在她的印象中,英语老师都不止会教这一门课。
“比如说,语文老师他上,数学课他也上,英语课他也上,就是他们语法好像不太懂,他们就说这个题我们凭感觉走吧。”

许多年过去了,乡村地区师资的规模与质量都有了一定程度的提升,但是师资力量不均衡仍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。

李菊是积石山县寨子沟乡的曹姚小学的一名教师,她本身学的是中文,来这里任教后又开始教英语、美术、科学和音乐。
李菊老师说,现在虽然学校硬件都跟上来了,但师资还是很短缺。小学和幼儿园加起来,8个班只有9位老师,全部都要跨专业上课。
她时常会面对被学生问倒的尴尬局面。
“上科学课的时候孩子们会问,老师,这个豆芽是怎么生长出来的。我真的解释不上。”
在李菊老师看来:“初中老师经常都会说学生,你们小学基础根本就没打好。把这种责任推给小学老师了。其实这也不怪老师们,不怪孩子们,因为条件就是这样。”

除了师资力量的欠缺,农村学生的知识面与视野也影响着基础教育的质量。
积石山民族中学高二年级组长陶希老师的儿子考到了省重点,在兰州上高一。第一次开家长会时,班主任便提到,农村学生的视野窄,见识也少,要跟城市的孩子比就差远了,陶老师当时很不服气。但是,等到第二次开家长会,班主任介绍了一节他们主题为“国外游记”的班会课,陶老师发现,在全班六十来人中,三十七八个学生都出过国,而积石山的孩子别说出国了,连去过北京的学生都没有几个。
这种隐性的差距让老师们很担忧,因为这也会直接影响到考试成绩。
比如在物理考试中,时常会有题目围绕火灾报警器、抽水马桶U型弯管等装置展开,这些物品在城市孩子眼中已司空见惯,但是农村学生在生活中可能从未接触过。
“让他(学生)在考场上陡然面对这样的题目,你让他现场迅速分析作答,肯定是有困难的。”

节目组引用了一份研究数据。
研究显示,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,农村生源在重点大学的录取中连续十几年呈下降趋势。2012年,农村学生在大学新生中的占比为59.1%。但在北京985高校中,其比例仅为20.8%

现如今,考上大学变得比之前容易了不少。但是,若任此趋势发展下去,对于农村学生们而言,社会公认的好大学可能会变得比梦还遥远。

面对这种境况,国家出台了不少相应政策。
“从2012年起,在中央和各级政府部门、高校的联合行动下。多种专门面向农村贫困地区、农村户籍、建档立卡贫困家庭等特定考生的专项招生计划陆续推出,成为教育精准扶贫的重要举措。”
“今年三月,教育部要求加大对贫困家庭学生的政策倾斜,同等条件下予以优先录取。”

这一系列举措也引发了一些争议。人们在讨论这些政策是否妨碍了高考公平,是否是在给穷人特权。

针对这一个个问号,节目组给出了自己的答案。

“在具有二十年农村教育经验的老师们看来,高考政策倾斜并不是一个能简单用公平或不公平来评价的问题。他们都感受到对农村贫困家庭学生的政策倾斜,正是对这种不公平进行的纠偏。也只有这样,才能帮助更多农村孩子实现理想,考上理想的学校。”

节目的结尾,邓俊艳一家去为故去的亲人扫墓。
“从百年前起,她的祖辈就一直生活在这里,辛勤劳作,务农务工,却始终难以摆脱穷困的命运。”
“俊艳说,她盼着去外面上大学,也盼着上完学再回到这里,为大山里的家乡带来改变。”

OFS甘肃临夏待结对学生学生信息发布

详情请戳链接: http://www.ourfreesky.org/blog/?p=4692

OFS在线助学系统:http://www.ourfreesky.org/app/kids.php/student/forhelp

感谢每一位关注者的支持!


联系小编请添加微信 小O:188-178-178-89 
关于我们:我们的自由天空(OFS),专业的民间乡村教育志愿者服务公益组织 

CCTV《新闻调查》| 甘肃临夏积石山县教育实录》上有1条评论

  1. 麻建军

    该县主要问题在教育部门领导层,其思想认识极其腐化,根本没有认真执行党的相关政策,法规,正所谓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,风气极其败坏,无论官大官小,都以双手捞钱为目的,哪里真正的抓过教育,官场风气极其恶劣,积石山为国家级贫困县,即使在现阶段党中央提出反腐零容忍的高压态势下,该县官场依然我行我素,正所谓小官巨贪,吃拿卡要是常态,办事不送礼在这里简直是怪象,据传,该县委书记马正业是一位才识出众的领导,曾多次下达主抓教育指示,但由于下面执行人员关系网地大根深,错综复杂难以很好的执行,况且当地各部门大多故负责人总体上思想觉悟极低,用当地人的话讲、在当地要提拔必须得能混、试想,在这样的氛围下,教育能好吗?只是可怜了当地的老百姓与教师!因此,要解决好当地的教育问题,要抓主要矛盾,主要问题首先还是要从反腐开始,必须下硬手,用壮土断腕之举先从教育部门入手,该查的查,该抓的抓,让这些苍蝇彻底清醒什么是党的大政,方针,政策,让各部门领导再不能报有天老大,我第二之思想,从思想上,血液里让他们知道害怕!这样不相信搞不好教育!

    回复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